茗一简

职业咸鱼超级低产;)我命里缺二世[土拨鼠尖叫.jpg]

沉迷fgo,主蹲国服安卓b站 日服网络残疾才刚入

痴迷二世,二世什么时候up我tm氪爆
也厨圆桌
本命大概 fate 二世 高文 小贝
bsd敦君 全职→少天(๑•̀ㅁ•́๑)✧

初入三国,策瑜策瑜策瑜
微博 茗一简

【cp nocier 】

大流士三世之后抽个卡绝对是好货……!贺喜呆毛二宝   虽然是从奶光池挖出来的orz我的奶光妈妈啊

感觉呆毛召集力更大了离凑齐圆桌越来越近了!![别做梦了你  等着领养国服第六章小贝吧]

今天的练习……
描敦君的发型感觉像个傻子

练习……?

就    懒得打tag

高文up居然要等到我开学收手机……
三党超级悲痛啊啊啊啊啊
事到如今只好氪拉二池了
配图 自p表情包

其实还可以加工很久很久但我很懒
画什么 玩梦间集fgo去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石乐志)

元气骑士这游戏简直虐待操作跟不上子弹的人(比如说我)
然而昨天一局卡开了两把橙武  靠绿盾蓝盾和意大利炮硬是刚死了瓦克恩头目
觉得有点欧
画了点草图然后截了gaygay的截图

最近补的番
总之我只是个    搞笑的

是个语c复健的自戏

英雄还没出就想yy性格  上正式服我肯定乱ooc

百里守约
一望无际,万里长城。
入侵之人,处处破绽。
侧身伏在城墙内侧,精巧的隐藏技法使战友也寻不到自己的身影。端起枪从城墙缺口上向外窥视。
那是一名刺客,试图隐藏起自己的气息,正环顾左右,试探着。
一切尽被看穿。屏息凝神,不出一言,枪口对准越来越近的人影,抬眼一看,望见一张佩戴面具的俊美人脸。
无声地笑了,待人放松警惕慢慢松懈伪装时,随意地扣动扳机,命中对方的小腹。本应喷溅出的血液因为那人死死按住伤口而从手缝间无声地溢出。
意料之外,没有回音。那人只是忍着痛,踉踉跄跄地从高处飞跃而下,迅速逃离。
有些可惜地歪了歪头,解除了伪装,但并没有叹气。这次反击,长城损失全无。
除了回营帐后报告狙击未命中要害,耳朵被那位木兰大人蹂躏这一“小小”的损失。

【全职同人】最帅剑客日记(7)

今天纯属在杰西卡生日闹事。杰西卡大寿,全荣耀欢庆x

:一时兴起提出的账号卡搞事情,和小伙伴一起搞事情好开心啊!!
:给出设定纯属自娱自乐,个人想法,不喜勿喷噢。
:段子风,学生党不定期更新
:账号卡各视角看法可能有出入噢x有个人观点在
:准备语C复健想写那么一点点戏……。话说我真的会写戏吗。技能什么的看了看原著,就开始瞎编了。
:要开写了——

今天我夜雨声烦被王不留行等一干人恶搞出了一堆化学方程式——生灵灭(这个道具play的小灭灭)和王不留行(这个空巢的老王)带头搞事  更那个啥的是老王他 没有配平!!!
ps:要看的话可以去全职账号卡搞事聚集地tag去看,他们不好好写日记了。
为了庆祝微草队长大眼爸爸(划掉)王杰希生日,在下准备现场给大家展示一下神奇的化学反应。(b我只是个可怜的学生别吐槽化学。)

[1]王不留行提供:夜过氧化氢声烦(saber变fucker)+雨
由于在黄少天裤兜里待了一夜,刚离开黄少温暖但缺氧的口袋,就坐在桌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草你妈黄少天,跟你家队长搞来搞去就算了还忘了把我拿出来,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缓过神时,发现右手空空的,才开始慌忙寻找着丢失的冰雨。心里怒骂一声后跑进了荣耀,转身便是翻找自己所有的装备。
“还有这种操作……?什么时候被爆的?不对啊小爷还能被谁爆装备啊?黄少天都没发现??也罢。他还在和队长嬉戏呢。”
两手背在脑后在街上转悠,以嘲讽般的语气抱怨了今天的狗屎运,结尾一声冷笑也不知道在讽刺谁。
最后索性停在装备店前,怒喝一声,“冰雨你给老子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一杆不知道是长枪还是法杖还是机关枪的东西瞬间出现在手中。
“…………这是冰雨?”
心中划过一句句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嘴上却是硬挤出四个字来。
这杆武器倒是说话了。
“大爷我就是冰雨,只不过没了冰而已!大爷是H2O雨!(别在意下标,不存在的)哈哈哈哈哈哈高兴吗主人我可是很厉害的哦!
“话说你这个夜H2O2烦,是不是夜雨声烦变异的啊?呆毛怎么短了?给我看看给我看看,拔掉会不会黑化啊?……”

“……我觉得你是变异得最厉害的。是你吗,黄少天?”
拿着武器就是一通乱甩,直到没有聒噪的声音传来才满意地收手。郑重地走到小店门口,对店主说:
“来包二氧化锰。”
[过氧化氢烦·复原]

[2]酸雨声烦/硫酸烦(H2SO4)[强行狂剑士]
别问哪里有bug  我写出来全文都是bug
[出血+中毒+掉线(哪来的掉线???)+强行话变少]
浑身都剧痛难耐,似乎是血管也被拉扯出来,不住地往下流淌着红色。神经像是被麻痹了一样,躯体只是站立着,没有任何动作。
“账号卡……是没有痛感的。怎么会这样呢。”
口中说出的话语很轻,不会有任何人听到。没有人目睹自己的惨状,这样的状况就像是自己插了自己一刀,十分可笑。
“哎卧槽,夜雨声烦怎么掉线了?电脑操控的已经伤成这样了……”
“不知道,算了先把他留在这儿吧,这里小怪我们已经清光了。”

方才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周围的环境暗了下来,只有自己拖着受伤的身体。眼前忽明忽暗,已经很难抬起头望向这里的出口。
“真是的……怎么偏偏在浑身debuff的时候掉线啊……”
习惯性抖了抖手中的剑,才发现轻上许多,剑上的光泽一点也不刺眼,染上的血迹轻易就可以甩掉。身上的debuff不减,但体力却是骤然恢复,就这样满身是血双手颤抖着走出副本,被队友看见了延时的debuff会怎样呢。
四周传来低低的嘲笑,捂住自己的嘴,发现笑声从这里来。
“喂……!”
残破的潇洒剑客暂时睡下了。一股不知名的愤怒和冲动驱使着自己提着剑走出去。

“夜雨声烦他重连了!!太好了这boss快打不过了……卧槽,怎么还是全身debuff,系统这个延迟有点大啊。”
“卧槽boss红血了你别bb了你是老烦吗”

红血?要来比比谁身上掉血掉得多吗?
不顾就快结束的负面效果,头脑尚未作出反应身影已三段斩晃到了boss身后,在毫无防备之时看似随意实则凶狠地刺出一剑。
这一剑尚还只是开始而已。

一套连招的最后,boss终于被击倒了。debuff早已消失。接受着无谓的治疗,左手抹了一把溅到脸上未干的血,不知道从哪里涌上一股愉悦。
队友们在聊天室内庆贺未翻的车,自己则是一言不发地浏览着。
“夜雨声烦你居然不说话了,黄少天还刷着屏呢”
旁边的账号卡疑惑地问道。
向旁边瞥了一眼,随后,长剑入鞘。
“……还有副本吗。”
“没有了!”
“那我走了……再掉线的话,服务器就去死。”
最后一句话没有人听见。
神之视角:这一天,黄少天打得特别顺手,机会一个个出来都能抓住,他很迷茫(déyì)。
“每一下都暴击,你说我是不是被上帝眷顾了啊哈哈哈哈哈哈话说今天服务器真烂该向官方反映一下了有点卡攻速打不上去啊是不是人太多了啊  ”
[酸雨·神tm擅长化学损坏服务器·烦无法复原,请重连服务器再恢复夜雨声烦]

[3]秋葵+黄少天+夜雨声烦=夜雨(不剩↑)秋葵声烦+黄少天
老王的方程式不标准。
所以黄少天只是个催化剂吧 辣鸡黄少又不吃秋葵

好了表演到此结束,我是夜雨声烦,杰希卡生日快乐啊xx

今天剧情池单抽的三金。心中有党,出货理想…………………好想要孔明啊啊啊啊啊啊啊二世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