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一简

职业咸鱼超级低产;)我命里缺二世[土拨鼠尖叫.jpg]

沉迷fgo,主蹲国服安卓b站 日服新手
微博 茗一简

七分钟。[2]

发现OOC真蛮严重的,未来架空伤不起
2116年1月4日。
这几天周瑜身体比较虚弱,暂住在孙策家里。醒来第二天他不小心把手臂上还没愈合的伤口扯裂了,于是又躺回了床上。除了他的朋友鲁肃陆逊甘宁凌统吕蒙等来看望他并且感叹下治安之外,孙策似乎也乐于帮助别人,把客房理出来给周瑜住。
在看望他的朋友当中有两个对他的事故非常关键的人物,一个是总拖着好基友凌统来的警官甘宁,另一个是程序员鲁肃。他们都是周瑜的大学校友。
鲁肃帮周瑜破了导航系统中的病毒,周瑜托他钻研一下这个病毒的底细,免得有更多像他一样的路痴(划掉)被病毒所耽误。
而甘宁,任何一个城市居民都知道一桩案子通常交给谁最合适——警察。虽然甘宁这个人长得很像不良青年,但是他确实很负责任,也很有职业道德……因为他不正经的长相,所以没有人初次见到他时认为他像个警察。
那次甘宁拖着凌统来看周瑜的时候,周瑜问他最近有什么重大的案子。
甘宁有些诧异地说道:“你不知道吗?某个黑帮的参谋忽然疯了似的跑到警局自首,一查底细发现是个非法暴力组织,可把我们警察激动坏了,结果第二天他就自杀了……大爷我那时候正在看公文,那群小警员根本没料到他的瘪口袋夹了安眠药。为了顺藤摸瓜我们发了通缉令放在信息公开站点第一版,你都不看吗大兄弟……”
凌统嘲讽道:“你生病的时候昏昏沉沉眼睛都睁不开看什么信息……”
周瑜这才想起来还有信息公开站点这回事。果然人病了就是傻,孙策好几次窝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划空气中的屏幕他都没想起来要看看。他尴尬地笑笑,然后从沙发中直起身子打开信息公开站点。果然,通缉令就在第一版右下角。
信息公开站点,简称信息,在过去的很长时间被叫做“报纸”。
黑帮组织什么的,最近对周瑜而言就是敏感词汇,从小平安长大的他第一次被袭击了,他都怕这成为印象深刻的回忆。
通缉令前面的废话周瑜直接无视,转而研究起通缉令细节来。
“雇佣制暴力组织……会袭击指定报复目标……研发导航系统病毒‘失落’来下手(该消息由N大信息技术专业提供)……群体行动……”
什么……“失落”?周瑜立刻想起鲁肃曾提到的害他迷路的病毒名称。群体行动?
当时周瑜哭笑不得地转过头,对甘宁说:“巧了。我就是因为‘失落’入侵导航而被袭击的……”
话音刚落,站着的甘宁凌统等人忽然陷入短暂的尴尬沉默。
甘宁神情复杂,“是这个组织没跑了,根据我们这儿的情报,‘失落’还没有从这个组织外传……周瑜啊,晚上没事少出门。最近可有一件大事情,值得警局去关注了……”
甘宁身后的青年凌统,钻了出来,揉搓着比他高些许的甘宁的碎发,说:“你没事别吓唬人,没看见刚才大小乔姐妹怎么安慰人的吗?”
周瑜看了看两姐妹送的两束花,连捆扎方式都是情侣款的,这年头怎么女孩子虐起单身狗来了……
甘宁一愣,然后打横抱起凌统,嘴角挂着一丝坏笑说:“这样你满意了不?”
“我去你大爷!”
周瑜忍无可忍,冷冷地说了句,“滚。”
这是前天的场景。此时周瑜正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孙策已经被他弟弟孙权和妹妹孙尚香拖出去玩了,同行的还有楼下的大小乔。周瑜回想起孙策在门口无奈的笑容,自己也笑了起来。
不管孙策人品究竟如何,周瑜却一直感觉到对于自己来讲他是拯救自己的人,一个素未谋面但是却能收留自己的人。他现在还记得他刚刚醒来,尚未睁眼的时候听到的一句呢喃。
“太好了,你还没有死……”
周瑜从没见过这么直率的人,放心地把自己一个成年男子扔在家里,如果自己品行不端正,他家的东西是不是不要了?他从沙发上站起,走向孙策房间。
一个淡灰色保险柜。
上面贴着张纸条:
“密码:我家门牌号。周瑜啊实在缺钱可以从这里拿,当然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周瑜叹了口气,算是默认。果然是个直觉神准的男人啊……
此时,这个直觉神准的男人正和他的弟弟孙权、妹妹孙尚香等人站在游乐园门口。
“哥,我要去买同人本!”身材高挑的少女孙尚香非常霸气地喊了一声发呆的孙策。
“去吧去吧,我跟你权哥还有事。电子账户记得用孙权的,他刚拿到工资随便花。”孙策朝她微笑,叮嘱了一句,无视掉孙权的怨念眼神让孙尚香跟着大乔小乔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老哥,就你事最多,说吧又要打谁?”孙权不满地瞪了孙策一眼,声线却是压低了。
“……哪能说打呢,弟啊你这是替父从军——”孙策似笑非笑地回嘴,却是看了看目镜中的时间。没有理会孙权的跳脚,他揉了揉眼睛。
啊,父亲的忌日。
他假装轻松地取下目镜,按进大衣口袋里。

评论(2)

热度(5)